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English
  • 020-28823388
    ——
    媒體報道
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媒體報道

    【新快報】心臟病媽媽分娩哭求“先保小” “硬核”專家團克服萬難母子報平安

    發布日期:2019-06-24發布人:管理員

    ■十多個科室的專家醫生們聯手,既保大又保小。通訊員供圖

    ■孩子早產但最后順利平安出院。通訊員供圖


    剖宮產、摘子宮、再補心……


    ·篇首語·


    人生最大的痛點,無非生、老、病、死。每一個,都與醫生相關。所以,他們一定是你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人。


    其實和你我一樣,是肉體凡胎的凡人,有同情心、同理心、悲憫心;但一般人經歷的生死驚心動魄,卻是他們每天面對的成敗交替上演的日常。


    這樣的情況下,醫患雙方的認知相距有時真有點遙遠,但所幸,雙方又是面對同一個敵人的戰友——康復是打勝仗后的巨大獎賞,它既屬于病人,也屬于醫生。


    有時候他的一句鼓勵,就成了你堅持下去的支撐。


    有時候你的一份信任,就成了他放手一搏的勇氣。


    我們相信,醫學的進步、人類的前行,都與這些支撐和勇氣有關。


    又是一年中國醫師節將近。去年7月-8月,在廣東省委宣傳部、廣東省衛生健康委員會及廣東省醫學會的指導下,由羊城晚報報業集團新快報主辦“向善而生——好醫生好故事”活動向“8·19中國醫師節”致敬。今年,我們的“敬佑生命——好醫生好故事”第二季也正式開啟——我們希望記錄這些故事,關于這些我們為生命所做的共同努力。


    不論你是醫生,還是患者,如果你有敬佑生命、救死扶傷的故事,請通過[email protected]告訴我們。我們將擇其中突出、優秀者進行采訪,相關報道及視頻將在報紙、ZAKER廣州、新快報官博官微同時推出。



    生個娃,竟是這樣難!


    沒有想到,12年前做的“人工二尖瓣機械瓣置換術”,因為未定期體檢、監測,竟讓她與肚子里的孩子經歷了一場生死大劫 ……


    6月20日,新快報記者從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獲悉,潮汕人陳女士妊娠31周時,突發二尖瓣血栓形成,導致人工瓣膜功能障礙,心功能急轉直下,母胎均有生命危險!


    幸得中山一院心臟外科、婦科、產科、新生兒科、體外循環科、心胸外科、麻醉科等十多位專家組成的強大團隊,在同一張手術臺上“接力”完成剖宮產、子宮切除和心臟手術,才最終保得母子平安。



    心臟換瓣 12年再度懷孕出險情


    陳女士是潮汕人,12年前,因嚴重的心臟二尖瓣病變,在中山一院進行了“人工二尖瓣機械瓣置換術”,術后按時抗凝治療。十余年間,陳女士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,并成功生育兩女。


    7個多月前,陳女士再次懷孕。由于此前已經順利分娩過,且服用抗凝藥物十余年了,復查人工心臟瓣膜功能良好,陳女士認為這次妊娠也不會有大礙,還是照著平時劑量服藥。


    就在妊娠第28周時,陳女士開始出現胸悶、氣促的癥狀,但并未引起她的注意,還以為是妊娠中后期的正常反應。


    然而,癥狀一天天加重,逐漸出現了頻繁的咳嗽和夜間不能平臥等癥狀。陳女士去到當地醫院就診,檢查結果讓醫生嚇了一跳,發現人工機械二尖瓣瓣口狹窄、心功能不全。當地的醫生建議陳女士立即轉到中山一院就診。


    當陳女士轉到中山一院時,人工二尖瓣跨瓣壓差達到30毫米汞柱,而且在人工瓣葉的外側葉有個11毫米×9毫米大小的血栓,瓣口面積僅剩0.9平方厘米,三尖瓣也出現了中度以上的返流并合并重度肺動脈高壓。情況十分危急!



    兩難的抉擇,救大人還是保小孩?


    “這名孕婦的安危事關兩條人命。”回憶起救治過程,中山一院心臟外科學術帶頭人張希教授很是感慨。


    原來,陳女士的人工二尖瓣已有血栓形成,血栓隨時有可能脫落導致致命的栓塞。另一方面,人工二尖瓣功能出現嚴重障礙,導致患者心衰癥狀持續加重,必須盡快做手術,更換新的人工瓣膜。


    如救孕婦,必須立刻做心臟手術,然而,心臟手術必須進行體外肝素化抗凝和使用體外循環,這很有可能導致胎兒流產或者死亡。


    如做剖宮產,胎兒僅有31周大,呼吸系統尚未發育完全,提前娩出也很容易夭折。而且分娩的過程,隨時會加重孕婦的病情。


    中山一院產科主任羅艷敏教授介紹,在正常的情況下,產后產婦的宮縮和高凝狀態可以關閉胎盤剝離創面止血,而體外循環需要全身抗凝血,會導致產婦大出血。


    “醫生,請務必先保小孩!”面對兩難抉擇,陳女士聲淚俱下,將個人安危拋在一邊,堅定地要求醫生先保小孩。



    決定博一博,既保大人也保小孩


    “母愛太偉大了,母親堅決要求不惜舍棄自己的生命,也要保寶寶,我們也決定博一博。”中山一院心臟外科張希教授與吳鐘凱主任,婦產科姚書忠教授、羅艷敏教授,新生兒科李曉瑜教授,體外循環科榮健教授,心胸外科ICU唐白云教授,麻醉科馮霞教授,以及心內科、呼吸科、超聲科、輸血科、手術室等10多個學科的專家進行了聯合會診。


    專家們一致認為,制定精密、科學的手術方案和應急預案的前體系,可以挑戰“ 既保‘大’又保‘小’ ”的目標。


    手術當天,手術室十多個科室主任凝神靜氣,密切關注著手術進程。


    當天,婦產科姚書忠教授和羅艷敏教授主刀,以最快的速度,為陳女士實施了“子宮下段剖宮產術+子宮次全切除術”,順利剖出一個1.89公斤的男嬰。之所以要切除子宮,是因為家屬不希望陳女士冒任何風險,通過這個手術可以徹底杜絕產后大出血的風險。


    早產的寶寶一出生即被診斷為“新生兒呼吸窘迫綜合征”,很快被轉運至新生兒監護病房,由新生兒科黃越芳教授領銜的團隊進行監護治療。


    與此同時,手術室內,心臟外科張希教授、熊邁教授接力上臺,為新產婦做心臟手術,進行“再次二尖瓣置換術+三尖瓣成形術+左心房重建術”。


    剖腹取子、切子宮、心臟補心三臺大手術同時進行,一氣呵成,驚心動魄!



    闖過幾道“生死關”,母子平安出院


    手術闖過了重重難關。孕產婦心臟負荷增加、血容量增加、心臟粘連 ……各種險關等在前面。


    “例如,麻醉用藥非常講究,不能影響肚中胎兒,也不能讓孕婦受到影響。”麻醉科教授馮霞感慨地說,注射至孕婦體內的藥物,還得保證不影響胎兒健康。


    剖腹產和切子宮過程中,孕婦隨時有生命危險,為保萬無一失,還未取胎時,就制定建立體外循環的措施。


    開胸心臟手術時,張希、熊邁還赫然發現,陳女士的心臟早已經與周圍組織嚴重粘連。“術中發現,她的人工二尖瓣已經被血栓栓塞了大部分,僅有一個瓣葉能有少許活動。”張希感嘆,若再晚幾天手術,可能造成嚴重后果。


    萬幸的是,通過十多科室專家天衣無縫、團隊作戰,搶救很成功。


    經過精心診治,陳女士術后第2天拔除氣管插管,第3天即轉出心胸外科ICU,回到普通病房。而她的寶寶經過新生兒科團隊的全力救治,也在出生后3天順利脫離呼吸機,術后1個月健康出院。


    參與搶救的醫護人員,此時才長舒一口氣。



    ■策劃/統籌:張英姿 肖 萍 張小磊


    ■采寫:新快報記者 黎秋玲 通訊員 彭福祥 梁嘉韻


    2019-06-24

    報道鏈接:http://epaper.xkb.com.cn/view/1140496


    小丑扑克5手官网